一个武汉“老外”眼中的中国婚礼

0

我最近受邀参加了我人生中的第一场中式婚礼。而后,我便立即陷入了“我没什么可穿”的恐慌,正想着,我丈夫当时正好大概在衣柜那边儿向我挥着手,他问我,“这里不是一柜子衣服吗?”尽管他这话无甚帮助,但我发觉他突然让我有了主意(不要告诉他)。第二天我见到了准新娘,问她有什么着装要求没有,让我吃惊的是,她告诉我说并没有什么要求。这事我还是头一次听说,心里暗想,中式婚礼可能跟西式婚礼上常见的那种喧闹有很大不同!

Taddy和Matt(新娘和新郎)是一对男帅女靓的羡人情侣,他们于2015年在武汉监狱(的酒吧,不是牢房哦)相识。Matt来自美国,来武汉后担任武汉大学的哲学教授,Taddy是武汉本地人,在街道口与他人共有一家“书虫语言工作室”(BookwormLanguageStudio)。两人因都热爱啤酒和扑克而迅速相处并拍拖!Taddy和Matt都非常友好,他们跟我说我,婚礼当天我可以在他们后面随便闲看,这样就可以沉浸在中式传统中亲身体验他们的现代婚礼了。

传统的西式婚礼通常以婚礼主持仪式开场,然后是婚宴部分。不过在中国不是这样;这里的正式婚礼在婚宴之前的某个日期举行。婚宴庆祝夫妇联姻,并正式将Matt和Taddy作为丈夫和妻子向他们的朋友和家人进行介绍。他们婚姻的合法化实际上是在婚宴前5个月的2017年10月10日于当地政府机构登记完成的。Taddy解释说,这个日子里有两个“10”(整数、双数,同时代表完美),因此被选作良辰吉日。Taddy用中国成语解释说,这叫“十全十美”–念作Shíquánshíměi,意思是完整又美满,即完美。

婚宴当天一早我就来到了Taddy父母家里,去的时候Taddy已经穿好了当天三件礼服中的第一件。Taddy的化妆师告诉她,第一件衣服代表纯真,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尽管她喜欢扑克和啤酒),因为她看起来就像一个衣袂飘飘的林中仙子!屋里布满了气球和鲜花,亲密无间的家人热切地等待着Matt的到来。摄影师“咔咔咔”拍了一组照片,Taddy的伴娘Emily和Becky忙着准备新郎必须完成的挑战(没错,是挑战),只有完成挑战他才能从这里带走新娘!

给美丽的新娘最后再补点妆

上午10:30左右,鞭炮声声,预示着Matt来了,这些传统习俗在婚姻仪式中是用来驱走恶魔的(开始时弄错了好几次,因为街对面的一所新公寓正举行揭幕式,整早都是鞭炮声!)在中国传统中,婚礼当天,新郎要从女方父母家中带走新娘-这种传统源自包办婚姻的旧习俗,彼时,女人可能在婚礼当天才第一次见到丈夫。此时,Taddy和她的伴娘被带入卧室,然后门被锁上了。这时,其他家人冲进客厅,等待Matt的到来。

在仪式之前,当你这样咯咯咯地笑时,你知道他就是你要找的那个人

Matt10点38分开始准时敲门了(故意选了这么个时间,因为是以“8”结尾,“8”在是中国习俗中是个幸运数字)。Taddy的表哥Chen镇定自若地问他“你是谁”,当Matt说是他自己时,然后客厅里的所有人都开始隔着门大声喊,说不让他进去,并让他塞红包(里面装着钱的红色小纸包)!“隔门游戏”的目的是让新郎证明他对新娘的爱。事实上,Matt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在从门缝狂塞了一通红包之后,他突然跳起了活泼俏皮的“爪哇摇摆舞”。这是里面的人让Matt和他的伴郎进门的关键一招儿。但,游戏并没有停止!相比于伴娘们的准备而言,Taddy的家人可以轻松饶过他了。

在成功谈妥了开门的条件后,Matt再次面对面地遇到了他和Taddy之间的另一道屏障-伴娘!他不得不再次乞求-这次是进入卧室-当Emily和Becky要求“还要红包,还要!”时,Matt便一个又一个地从卧室门下面的缝里往里塞红包。直到里面的人觉得求也求得差不多了,红包数量也满意了时,才开门让Matt进了门(我们都进去了)。不过,他的闯关还远未完成。在Matt走近Taddy前,他得先通过很多测试。这时,新娘盘坐在床正中的一层透明硬纱下,像极了一个完美的瓷娃娃。开始伴娘游戏!

Emily和Becky提出了一连串小测验。Taddy的第一个宠物叫什么名字?她喜欢的第一个明星是谁?她最喜欢你身上的哪一部位?(最后说的是他的睫毛;别想歪了伙计们)。一开始我觉得他肯定没几个能答得上来的,直到后来我回家后向我丈夫问了同样的问题,事实上我发现Matt几乎都答对了!如果Matt答不上来,他可以要求给点提示,不过他得给出更多红包,当时他手里红包可是不多了!回答错误时,伴娘采取了惩罚措施,其中包括让Matt做俯卧撑;喝下料酒、酱油和醋的混合物;当然,还有给更多红包。不过,大家最喜欢的惩罚是:Matt的兄弟和最好的朋友David看着Matt的眼睛,并说“我爱你,兄弟”,然后躺在地板上用牙咬住包子,同时Matt在他上面做了一个俯卧撑并用嘴巴衔住包子,这时候每个人都朝他欢呼并大笑着!Matt承认说,他饿坏了,他很高兴有这种惩罚!

..98,99,100!

最后伴娘们准备的挑战是让Matt找Taddy的鞋子,新娘的鞋子被心机地分别藏在了房间中的两个地方。因为实在是藏得太好了,于是我们不得不要求提示“近了,又近了,远了,近了,近了,更近了,更近了,很近了!!!”这样的方法,才终于找到了第二只难找的鞋子!

“寻宝”游戏结束后,Matt和Taddy便准备好进行下一阶段了

Matt的挑战现在基本完成了,然后他单膝跪在Taddy面前,告诉新娘他为何爱她以及有多爱她,并要求她嫁给他。这是一个美丽而又动人的时刻(我不哭,你也不要哭哦!)。Taddy清晰地说道“愿意愿意…”,然后(终于!)新娘让Matt坐在自己旁边,拥抱、亲吻Taddy以作为犒赏!

在离开新娘父母前,新郎新娘及其父母一起进行了“改口茶”仪式。这意味着Matt会首次称Taddy的父母为爸爸妈妈。Matt跪在Taddy的妈妈前,同时Taddy跪在她自己的爸爸前,各自向他们敬一杯茶,然后齐声说“爸爸妈妈,请喝茶。”在Taddy的父母抿完茶后,他们给了Matt和Taddy红包,当时Matt如“下雨”般分发红包时,我就猜想这会是一件非常受欢迎的礼物!

在Matt和Taddy大喜的日子里,到处都是红包和笑容

敬茶结束后,便是大伙儿离开这儿并前往酒店的时候了,但是你不会认为他们就是径自走出门然后直接上车吧?没那么简单!按照传统,新郎必须抱着新娘从她父母家走出来,通过众人手中不断喷出彩纸的礼花炮(礼花炮啊!!!),然后走向头车,把新娘放到座位上,最后把新娘的脚放在一只盖膝上帮她穿上鞋子!我觉得每一天都应该以这种方式开始哎!

我们在婚宴马上开始前抵达酒店,然后前往新娘的套房,Matt的父母正在那儿等着检查新娘床,根据传统,必须由新郎家里的一名女性铺新娘床,不能是Matt的妈妈,而且家中要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幸运的是,Matt的姑妈Debbie正好符合要求,她早早地就用气球和鲜花布置满了房间,并在床上撒好了花瓣、红枣、花生、桂圆和莲子。这些水果和坚果隐含重要的意义,因为其中每个名称相应地都包含一个中文字,合起来就是“早生贵子”-即“早日生个宝宝”!

在这样重要的场合有家人在你身边是一件幸事

这一天可真长啊,我的肚子早就咕噜咕噜直叫唤了,当我们步入婚宴时,我高兴极了。进入宴席厅后,我还以为误走进了一场时装秀!舞台上有一块巨屏,播放着Matt和Taddy几个月前拍摄的婚礼相册中的专业婚纱照,婚礼长台两旁装饰着巨大的花灯,尽头是一个由藤蔓覆盖的亭子!宴席厅摆满了一个个的圆桌,圆桌周围落满了宾客,一切都是那么地令人惊叹!我坐下来,等待着这一切的开始!

婚礼由专业的司仪主持,他同时用中英文解说,有时(可能无意间)会搞笑一下!他带着Matt走上舞台,赞不绝口地夸赞着Matt多么出众,同他聊天,并指引他沿长台向另一端走去。长台漫步中我最喜欢的一个部分是,司仪对着Matt向宾客讲述Matt母亲的故事,他母亲总是对他说“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道”!当他们走到亭子的旁边时,灯光开始变暗,大厅响起音乐,门开了,星光熠熠的Taddy挽着她父亲的手臂,这是她的第二套晚礼服。Taddy和她父亲缓缓步入大厅,同Matt和司仪在亭子下会面,Matt再次要求Taddy嫁给他,然后Taddy的父亲把女儿的手臂交给了Matt。Matt和Taddy一起离开亭子,走回长台-象征着走向新的生活-更加正式的婚宴便开始了。这是这一天中最像西式婚礼的部分。新郎新娘交换了誓言和戒指,然后亲吻、亲吻、再亲吻!

此时午餐已经送达,食物非常棒!每张桌上都摆满了20道菜,(离席时我丈夫几乎是在我旁边提示我说该走了,然后硬挽着我离开的!)。在我们正享受盛宴时,新娘和新郎(Taddy现在穿的是第三件也是最后一件礼服,这是一件代表吉祥、幸福和繁荣的红色礼服)一桌一桌地欢迎着亲朋来宾,然后每一桌客人都会站起来向这对新人敬酒。按照传统,这对幸福的夫妻要饮下一小杯白酒来向宾客敬酒。但是太多桌了,需要喝很多白酒。大概为了防止损伤肝脏,新郎新娘便以水代酒(这很常见),边说感谢的话边象征性地向宾客们敬酒。新郎新娘一桌桌敬酒的同时,宾客也借此机会向他们送出新婚礼物。向新人送红包是一种传统,里面的金额必须是双数,可以根据跟新人的亲密程度以及自己的经济能力而有所不同。红包金额通常从200元到500元不等。

婚宴很短,从12:30开始,到下午3点左右就结束了。婚宴结束时,我们每个人都收到了一个粉红色的盒子,上面有两只小熊(因为Matt和Taddy互称对方为“熊”),里面装满了巧克力“喜糖”–意即幸福的糖果。多么美好的一天,真是一项充满现代感的古老传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