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兰肯斯坦与吉他工厂:武汉独有的存在

弗兰肯斯坦与吉他工厂的故事

0
FGF: alone in Wuhan

想象一条金属链条项链,上面有4颗水晶——有力的嗓音(时而伴有吉他即兴演奏),充满能量,带动氛围,温暖而又天真的笑容——这就是克里斯蒂安;一位令人惊奇、特别的贝斯手,笑容灿烂、有点腼腆,但总会在需要时打开你的心扉,这就是安德烈;山姆,沉默寡言,全神贯注于响亮而有力的吉他独奏和即兴演奏中,他那内敛而又使人振奋的笑容能温暖整个演奏。热血沸腾的拉丁血脉这根纽带,将三人连接在一起;最终,震耳欲聋的鼓声与KD敲击出的永不停息、积极向上的振动交织在一起。四个水晶都由牢固、坚不可摧的友谊链和创作音乐的意志连接在一起。他们——就是弗兰肯斯坦与吉他工厂。

故事的开端

故事的开端

值得一提的是,弗兰肯斯坦乐队并不一直和现在一样,两年前我遇到他们时,他们还有点不一样,只是一个翻唱乐队。过去鼓手由Faly担任(Faly之前是Hendrix,现在是Hybrid);还有一位令人印象深刻的键盘手Ryan(之前同样是Hendrix,现在是Hybrid),主唱也曾不同。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化总是不可避免的,有人来也有人离开。所以,今天我们看到的弗兰肯斯坦正在音乐领域、事业和学习中走出自己的发展道路。

现在我们看到的表演发生在2016年1月9日,在那之后,他们开始意识到究竟想要什么。

Andre 安德烈

安德烈:“我们最终找到了合适的化学反应。虽然一开始每个人都莫衷一是,但最后我们努力创造了一个带有独特声音和能量的原创乐队。”

KD

KD:“刚加入这个乐队时,我感觉有点压力,因为他们来了有一段时间了,步伐一致;而我得赶上他们,才可以听起来像是一个乐队,而不是随便组合在一起的乐手。”

对KD而言,他是最困难的一个;因为他最晚加入乐队,需要找到融入的方式;想法不同,意见不同、再加上语言屏障——因为如果克里斯蒂安、山姆和安德烈不能用英语理解彼此的想法,就不会放过任何一次说西班牙语的机会;这对KD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经过在华师2-3周的练习,他终于认识到每个人的优势和弱势,开始适应那些不同。

3月底,他们的“乐队”成型,并且作为一个团结的乐队在鲁磨路的PaoPao酒吧首演。演出共有3场,他们都穿着商务套装,换上了印有乐队标志的T恤。但那场演出中最重要的是,他们表演了第一首原创歌曲“Frankenstein”。PaoPao酒吧演出后迎来了乐队的飞跃——精彩的Vox Livehouse演出。该演出中他们表演了三首原创歌曲:“Frankenstein”、“Jellyfish”和“Alone in the city”。他们也演唱了最好的翻唱歌曲之一:“Si sensor”,来自旅行者乐队的安迪加入其中,演奏萨克斯。

自此以后,乐队逐渐发展成为一个整体。

乐队友谊

FGF乐队

当我们看见舞台上的弗兰肯斯坦和吉他工厂像一个统一乐队一样顺利合作,休息期间微笑、大笑、交流、喝酒时,有一瞬间我们会想这可能是在武汉见过的最团结的乐队了。然而,事情也有不尽人意之时,生活中也发生过很多事情,甚至有时候有些成员会想:“算了,可能就这样吧”。

他们共渡难关,生活中也遇到了许多挑战;但在困难时期,他们努力工作、进行各个层面的沟通——与彼此交流,互相倾听、分享想法和意见、关注每个人;尽力维护这个乐队,使它不仅仅是个乐队,更是一个家。

乐队氛围很友好——他们会互相损对方,但仍然像一家人。朋友就是朋友,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取笑对方的机会。比如说,长途旅行时互拍“睡照”。

🙂 睡照

此外,生活中乐队也有许多有趣的点点滴滴。比如在Toucanstock表演期间,他们都喝了酒,试着表演齐柏林飞艇的歌曲,但进行得不是很顺利,所以换成了“Born to be Wild”。

克里斯蒂安

舞台上的克里斯蒂安非常活跃——他一直在动啊、跳啊,所以总是会撞到东西,以至于断开设备的连接等等。

他们老是在争执到底谁来接过麦进行下一场,因为表演者身负重任,这让人纠结不已。

山姆很忙,他总是迟到,所以演出的开始时间总会晚于计划时间。

KD “织毛衣”

我们调音时,KD一般没什么要忙的,因为鼓架不需要处理什么;所以他就一直坐着,用鼓槌“织毛衣”。他也经常会表达自己对乐队的喜爱。尽管有误解和语言障碍,他依旧保持初心,乐队成员也不想要其他的鼓手。

安德烈对任何事都会发牢骚:不,我们应该做这个;不,我们应该做点别的。

但是,他们每个人都知道像个成年人一样度过乐队的艰辛时期,明白把问题说出来是多么重要。晚上,到酒吧喝上一杯啤酒,就度过了每一个艰难的日子。他们就是这样把乐队经营到现在的。

FGF乐队和粉丝的关系

正如其他所有的乐队,Frankies 有着自己的粉丝群,他们伴随着乐队的每一场表演。粉丝们来自各个不同的国家,乐队的几乎每场演出上都有他们的身影。

乐队成员对他们的粉丝非常友好,领队克里斯蒂安在演出过程中经常与粉丝交流,与他们互动并鼓励他们,开玩笑说:“好啦,现在我们来演奏Labamba”,因此在场地中营造出非常热烈的气氛。

同样,乐队对粉丝也很慷慨,你经常可以听到克里斯蒂安问粉丝们:“谁想尝点儿龙舌兰酒?”,在Vox 和Toucanstock的表演中,乐队把商品从舞台上扔给粉丝。

音乐

克里斯蒂安

与大多数乐队一样,Frankies把音乐当做表达自己的途径,和粉丝们分享他们的经历。

克里斯蒂安:“首先,我们是一个摇滚乐队,摇滚音乐并不适合所有人,尤其不适合所有的中国人,所以在这里我们是孤单的。然而,这就是我们,是我们选择的表演风格。我们会继续摇滚,永不改变。我们会探索、会试验,但最终我们会保持初心。我们很难替换我们的音乐家,因为并不是武汉的所有音乐家都适合我们的风格,所以无论何时的演出,如果有人出于某种原因不能参加,我们就会取消表演,如果有人出于某种原因不在所举办表演的城市,我们也会取消表演”。

山姆

山姆:“我们的音乐是表达自我、讲述故事、创造和发展的途径,这是我加入乐队的原因。收集素材,萃取精华。我们的目标是不断改善——在音乐中、在生活中、在工作中,在任何方面。”

原创歌曲

“Funkenstein”——弗兰肯斯坦和吉他工厂合作创作的的第一首原创歌曲,是乐队的赞歌。安德烈的低音线是这首歌的主线。克里斯蒂安和安德烈创作了歌词并展示给山姆,起初他并不满意,所以他把它带回家后加入了一些吉他即兴演奏。这首歌的特点在于完全的乐器演奏,录制过程中没有加入任何电脑效果,乐队成员们希望舞台上的声音更加原创鲜活。在完成了这首歌的所有工作后,他们发现这首歌真的很受欢迎,于是开始尝试创作更多歌曲。

“Jellyfish”——诞生于乐队在成都的即兴演奏,是一首非常有力的歌曲,其中包含了令人惊叹的音乐编排,讲述了摇滚音乐和夜生活。

“Blues para un tigre viejo” ——克里斯蒂安去马戏团观看老虎和狮子表演,为它们的囚禁感到难过,这时的感受和过往的经历催生了这首歌的歌词,歌曲很快就创作出来了,这是一首前调柔和、结尾丰满的蓝调歌曲。

“Alone in the city”——乐队最喜爱的一首歌,这是当所有人都反对你、没有人愿意帮助你时,对整个社会发出的怒吼。山姆是这首歌的主唱。

“Involution”——这首歌的创作花费了许多时间,是乐队最好的歌曲,它表现了感受、瞬间、声音、关于这个世界的谈话、如何适应,以及你的生活经历如何引导你走上了正确的路。创作于乐队的即席演奏会。

和武汉音乐人的关系

FGF乐队和武汉音乐人的关系

武汉被誉为音乐人之城,我从未在别的城市见过如此之多的音乐人,特别是外国音乐人。武汉的所有音乐人在社会上都占有一席之地,他们通过多样的方式彼此相识、相互联系。这些,在我看来不可思议。

Frankies和其他音乐家彼此间的关系不同,通常不仅有音乐上的沟通,而且还有文化和精神的交流。因此,有一些关系很好,也有一些不是尽如人意。发生过冲突,也发生过其他事情。但在他们的音乐道路上,乐队也学到了一些重要的东西。

FGF乐队

克里斯蒂安:“首先,任何一个领域的良性竞争最终都有助于自身发展——通过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其次,每个音乐家都是老师,是灵感的源泉,我们努力去从打过交道的音乐家身上学到一些东西。我们是摇滚乐队,这点永远不会改变,但是我们也不会错过每一个探索的机会。同样,尽管发生过争执和误解,我们仍然把所有乐队当作朋友,尽管最后所有的争执可能还是针对我们,我们尊重所有的音乐家,并从他们那里得到灵感”。

                                                             

SHARE
Sofya
Eternal student, editor, translator, calligraphist, ready to help each and everyone. Favorite quotation: Do or do not, there is no try. (c) Master Yoda (Star Wars)